孙文妍老师谈古筝作曲与古筝教学

时间:2017-02-22   来源:乐吧谷   浏览:

孙老师说:近日我参加了上海音乐学院民乐弹拨乐组的招生考试工作。初试有11位来自全国各地的古筝考生,有十余架不同厂家制作的古筝,可以说这在一定程度上表现了古筝现阶段发展的动向,古筝发展的现状。

考生弹奏的大多是专业作曲家创作或改编的筝曲。古筝作曲领域里有专业作曲家的介入,是件很值得庆幸的事情。专业作曲家,在技术方面不受传统束缚,在技巧方面富有创造性。他们写出的作品在表现的内容方面、思想方面,比起非专业作曲家的作品,表现的要深,要广。

大家都比较信赖专业作曲家,他们有着权威的地位。学生弹奏他们的曲目心里会比较踏实,在思想上也比较容易准确把握。作曲家个人的审美倾向、艺术思想,以及对古筝的看法及熟悉程度,实际上都对古筝起着引领和导向的作用。

这次考试看到,很多专业作曲家写的东西好过非专业的很多。的确很可喜,比如拓展技巧、表现功能等等。但也有个问题要思考。比如古筝这个乐器,它是“仁智之器”,所谓“仁智之器”就是有德行的人来演奏古筝。所以象叶栋教授破译的唐代筝曲,他的这本曲集到日本去了,名字就叫做《仁智要录》,这个标题和我们过去的称呼“仁智之器”是相对应的。我想古筝的音乐应该是中正平和的。我们过去弹的一些传统的东西也是的,它比较细腻,音色比较淳厚,整个演奏者是心平气和的。我主张这样的审美。

古筝这个乐器,表现功能是比较多的。右手的弹拨加左手的吟按滑,可以表现丰富的思想感情。由于弦数及五声音阶的排列,通过扫弦、扫摇等新技法,在表现比较张扬的情绪方面也有它的特点。中阮、琵琶、古琴在表现力方面不及它。

我觉得现在有些作曲家,为突破传统美学作了很多探索和追求,有些新作品是比较张扬的。他们通过音阶里音程关系的变更,离开了汉族的调性、旋律,创作了新的语汇。这个呢,从老百姓方面来讲,从弹奏的普通人来讲,还是比较陌生的。甚至作曲时觉得弦不够了,还要敲击古筝,夸张的比较厉害了。这些,把古筝能张扬的部分,充分的表达出来了。

这次考试中,集中听了考生的演奏,也感到在古筝的制作方面,为了适应这些新曲子的需要,厂家把码子做的高高的,岳山做的高高的,声音一味求亮、求脆,甚至感觉到有点“炸”了。感觉古筝原来的、本质上的一些东西给湮没了,比如婉约、中和。我觉得古筝的整个性格现在在变化,这是一个问题。

一方面要拓展古筝的表现功能,另一方面有些好的东西我们也要争取把它保留下来,包括作曲家在内的,都应该注意到这个问题。

另外,在教学中,首先可喜的是学生有进步了,和我们当年,二十世纪五、六十年代的水准,那是大大提升了。我们当时(1965年)最高水平大概就是《战台风》了。现在一部分学生的水准的确是很高的。演奏技巧、技艺,方法、表现能力都大大提升了。

但是有些现象也不得不注意的。音乐几大要素:音高、音质、音色等,在现在的教学中,有些偏废了,特别在音色上的偏废是比较厉害的。有个别考生,完全是在用噪音弹,他的遥指全都是噪音。整首曲子一半以上的音是噪音,乐音都被掩盖了。还有,在音色上也是只求张扬的。不控制音色,不管音色的品位。而我觉得音色是灵魂。要控制好音色,是要有一整套的技法来学习掌握的。作为专业教师要注意这方面的研究。

现在的风气是,曲子要弹大,表现幅度要大。为了追求所谓的表现幅度。有些学生在音量方面不恰当的提的很大。还有是把乐句给拆开来了。听了觉得没有逻辑性了。就是因为想要幅度大,想要张扬。古筝美的方面,传统美学的东西都给丢掉了。要注意这些情况。


相关内容
推荐内容
 
本栏热门 本栏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