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儿语儿参加了小小钢琴演奏会

时间:2012-06-25   来源:乐吧谷   浏览:

语儿的老师,手下有三十多个业余的学生,年龄从四岁到二十岁不等,程度不一。每年冬夏,她都要给这些孩子开两次演奏会。哦,也不是所有学生,程度太浅的孩子,只有观摩的份儿。

今冬的演奏会,语儿还是第一次有资格参加。她准备了两首曲子,一首是车尔尼599,一首是《四小天鹅舞曲》。

本来,老师帮她选的是一首《天真烂漫》。但是,她看了来自莫斯科的芭蕾《天鹅湖》之后,就深深地迷上了《四小天鹅舞》。发现她的乐谱有这首曲子,就怯怯地问老师,能否教她这一首。老师说太难,还没到时候。直到上个星期,老师看她很渴望的样子,说,好吧,就教你这首吧!

语儿又得寸进尺,说:我想在演奏会上表演这一首。

老师说:《天真烂漫》你已经练了一个月了,这一首你只有一星期的时间,又很难,还是算了吧。

语儿不甘心地嘟囔着:可我还是想弹四小天鹅。

老师拗不过她,说:你两首都练练吧。如果你真能把四小天鹅练好,当然也可以,但我怕你速度上不去。

语儿高兴地说:我一定能行!

四小天鹅确实很难,语儿从中第一次接触到24分音符,节奏不好掌握。

而且,她每天只有上午可以弹两个小时,还要弹老师布置的其他日常曲目。下午,要跟我去上班,我是要到夜里十点多钟才能下班的。她已经在我的办公室,把寒假作业全部做完了。所以,这些天,语儿真是很辛苦。

“啃”了三天,终于攻克了天鹅。

这两天,把速度也练上去了。

兴趣真的决定一切。因为喜欢,语儿练这首曲子是越练越开心,爱不释手。

但,毕竟是首新钢琴曲子,我都没有把握。只是不断告诉她,就算有错音,也不要停下来,不要断掉。

演奏会终于在今天下午举行了。地点是在一家琴行。

三十多个学生和他们的家长,总也有近百人的样子,真是济济一堂。一架漂亮的三角钢琴,静静地伫立在场地中央,周边摆着一排排椅凳。

语儿从来没有在这么多人面前弹过琴,她对我说:妈妈,我好紧张!

我微笑着说:别忘了,外婆教你的话,要“目中无人”,享受你的音乐就好!

语儿闭着眼睛,双手挥拳,给自己打气:“放松,放松,放松……”

演奏是按年龄和程度从小到大排列的。语儿在其中自然还属于“小”字辈。排在第四位。

前面两个,是幼儿园的小朋友,稚气可爱,虽有错音,大家都很宽容地笑着鼓掌。

轮到语儿了。她很礼貌地鞠躬,并自我介绍(二十多个演奏者中,只有两个孩子这样做了,其他的,都是上来就弹,弹完就走)。第一首是599第29课,语儿弹得非常流畅、活泼;第二首,就是四小天鹅,我真替她捏把汗。第一个乐句一出,听众就活跃起来了,因为是名曲,大家都念叨。语儿的速度很够,并且注意了音乐的表情,只是因为心急,弹小音阶的时候,左右手的配合不够圆熟。总算没有什么明显的错误。大家也给了她掌声。

她下来以后,扑进我的怀里,期待地看着我:妈妈,我弹得好吗?我说了我的评价,告诉她比我想象得要好,给85分。旁边一个妈妈问明白语儿弹了一年半,说和她的女儿一样,为什么比她的女儿进度快这么多呢?我说你的女儿毕竟小些嘛,不着急的呀!

语儿又去问外婆,外婆说:嗯,我觉得在前面六七个孩子中,你弹得最好!我不太同意,说语儿后面那个女孩子弹得更好些,更流畅,更从容。

演奏会进行到后来,就越发像是真正的音乐会。在我听来,那些大孩子弹得真是优秀,致爱丽丝、蓝花花的故事、莫扎特的奏鸣曲、肖邦的圆舞曲,真是美妙动人。孩子们的手指在琴键上优美地飞舞着,音乐在每个人的心上流淌着。为了这一刻,孩子们和家长们要付出多少努力呵!

语儿向往地说:妈妈,明年的演奏会,我一定要弹致爱丽丝!

整场演奏会,几乎是女孩子的天下,只有两个男孩出场。一个是五年级,去年考过六级;一个是初一,去年考过了十级。两人分别弹的是莫扎特和肖邦。我和外婆一致认为,这两个男孩子的演奏最有大家风度。“十级”那个是压轴,一上来就向老师指出这琴的某个键音色有问题,他对着这琴有些无奈。他弹得非常投入,弹出一种风狂雨骤中的忧郁。

这已经离语儿的程度太远,她远不如听旋律感强、有故事性的致爱丽丝时那么投入了,只是一门心思地研究那个大哥哥的下巴为什么那么长。气得我冲她严厉地瞪眼。

据我所知,这两个男孩子的学习也极其出众。

看来,学钢琴的女孩子虽多,但弹得出类拔萃的,恐怕还是男孩子多。不服气不行,呵呵!

有女儿的妈妈别砸我呀!


相关内容
推荐内容
 
本栏热门 本栏推荐